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若水情怀

轨迹,在付出中延伸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花飘飘 母爱悄悄  

2007-11-21 22:30:48|  分类: 童年的味道(43-6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济师附小     六(3)  曹  瑞

我五岁那年,一个寒冷的冬季,一个温暖的冬季,我一直忘不了的冬季。

有一天,在母亲的陪伴下,我进入了甜美的梦乡……我觉得头里像有一只没有头的苍蝇乱闯,我眯着眼,向四周望去,四周又黑又静。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静得让我有些害怕。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,满世界都变白了,满世界都被这白色的雪花独占。

我眼眶边有几颗晶莹的泪珠,泪珠中含着疼痛与呼救。妈妈翻身下床,听到了我声嘶力竭的哭声,便问:“宝贝,怎么了?”我 着小嘴,皱着小眉头说:“头疼,咱去医院吧!”妈妈用冰冷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,“好烫,好烫!咱们快去医院!”好凉,好凉,妈妈的手好凉,我感觉妈妈的手好凉。妈妈给我穿好衣服,抱着我,奔出了家门,那时已经凌晨一点了,妈妈明天七点还要上班。

道路上一辆车也没有,只有那盏盏破旧了的街灯仍在站岗。白色的雪花落在妈妈乌黑的头发上,街灯一照,闪闪发亮,四周非常寂静,听到的只有妈妈的鞋踩在雪上沙沙的足音,清脆而明亮。妈妈奔跑着,汗珠从她的额头流到腮边、下巴,汗珠里含着母爱与关心。妈妈把自己的大衣给了我,妈妈在全力的奔跑着,我在认真地看妈妈,以至于忘了疼痛。

终于到了医院,妈妈长叹一口气,好像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。医院里静悄悄地,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挂号处有一位阿姨。妈妈气喘吁吁地说:“他….发…发烧了,去…几楼?”“四楼。”那位阿姨说。我呢,在妈妈的怀里与病魔交战。四楼的医生说要去一楼打吊瓶,妈妈又带我去了一楼。窗外,雪纷纷扬扬地下得更大了,我也体会到了母爱。

到了一楼,我很快就扎上了针,妈妈扶我坐到座位上,妈妈也终于坐了下来,我们肩靠肩、头靠头,一起听一种美妙的声音“滴答…滴答……”

这个寒冷的冬季,这个温暖的冬季,我一直忘不了的冬季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